当前位置:首页 > 市场动态 > 企业孵化毕业没地去 中型孵化器市场亟待填空者

市场动态

企业孵化毕业没地去 中型孵化器市场亟待填空者

来源:搜狐焦点产业新区

企业孵化毕业没地去 中型孵化器市场亟待填空者


搜狐焦点产业新区 当市场正广泛关注新型孵化器的时候,创业服务领域还有一大片空白目前无人填补。草根创业团队逐渐壮大之后,面临没地方可去的窘境。

孵化毕业没地去 创业者遭遇成长烦恼

也曾待过孵化器的东方浩联智能科技创始人李駪駪,现在带着一支30多人的团队,待在人大东门不远的一栋写字楼里,承受着7元/天/平米的租金。眼看着业务越拓越深,团队越长越大,目前租用的办公室已经显得局促。李駪駪想谋一处海淀北部500平米,环境好,价格合适的办公地,但目前还没遇到合适的。

作为一名创业者,李駪駪两年前在大学孵化器里以200元/月的价钱租了一个工位,花了两个星期注册了公司,开了第一笔张,拿到第一笔投资。两年之后,李駪駪确实还想再进孵化器里继续创业,他说孵化器里的工位价钱确实足够便宜,服务水平也不错。用李駪駪的话说,“就是租个工位拿来上自习都比去图书馆抢座位划算”。但目前的孵化器主要孵化草根期创业的团队,对入驻的人数和规模有限制。

据了解,一般的新型孵化器孵化时长在半年到一年不等,入孵团队人数限制在7、8人以内,工位价格400元-1500元/月不等。

近期引来社会广泛关注的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上集聚了多家新型创业孵化器,并且每一家都名声不小。他们备受媒体和创业者热捧的原因不仅在于工位足够便宜,点一杯就能在咖啡馆待一天,更因为这条大街和这些咖啡馆集聚的资源。

咖啡馆类孵化器工位紧 有数量限制

据粗略统计,车库咖啡目前有60个可供创业者固定使用工位,3W咖啡有100个左右,Binggo咖啡有80个左右。尽管大街上还有类似飞马旅、36kr、联想之星之类的创业服务机构,但他们大多不提供实体孵化,或只面向旗下企业开放。

总数不到300个工位需要满足不断涌向中关村的创业者们,显然供给不足。位于上地的中关村海淀留创园甚至也面临着场地紧缺的情况。海淀创业园主任赵新良介绍,对于在中关村创业大厦已经孵化3年期满的企业,他不得不和企业商量着“请”出去,以腾出空间来给规模更小的初创团队。

而对于孵化毕业后的企业去处怎么安排,海淀园创业园的做法是对接给天津和北京远郊的一些园区,但大部分企业并没有意愿搬过去。

市场真的如此紧缺吗?其实,市面上的孵化器并不少,京津某些园区里甚至需要面临空有大量孵化器物业无企业入驻的情况。但此类孵化器对外招商,动辄就是独栋整租,入驻企业至少要一口气拿下1000-6000平米的空间。对于那些刚从三五人开始壮大的创业团队来说,胃口真没那么大。

近的贵远的偏 市场留出大片空白

不仅面积不合适,不是过小就是过大,地段也是个难题。

既要租金便宜,还要政策优惠,体量还要适中,目前只有远郊的园区内孵化器可以满足创业团队的需求。

然而对于发展中的创业团队来说,地段是最要命的,他们宁要忍受狭小的空间呆在中关村附近也不愿意去价格低廉的园区里去。

原因基本有以下几种:招聘易,海淀集聚了大量的学校资源,招聘方便,员工面试成本低;交通好,员工租住便利,可适当降低通勤成本;有面子,商务洽谈方便,地段因素仍是非生产类企业的首要考量因素;资源多,各类资本、交流、技术资源丰富;配套好,市区成熟的商业配套解决了企业和员工的很多需求,也能变相降低企业的运营成本。

而以上几个因素,都是园区或周边园区内孵化器用地价或免租换不来的。

创业企业从新型咖啡馆类孵化器走向园区孵化器的路上,整整一段空白亟待市场填补。

据观察,目前市面上鲜少聚焦规模在几十人至百人的孵化器。咖啡馆类孵化器受限场地无法触及,园区孵化器一心招大的,市场急需一类中型孵化器的运营商出现。

新型孵化器的生意经

而这类中型孵化器的生意经又该怎么念呢?

在9月17日,由搜狐焦点产业新区举办的“新型孵化器的生意经”沙龙上,中关村创业大街的缔造者——清控科创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秦君就表示,做孵化器一定要小而美,小而精。

北京飞马旅的发起人杨赞松也在会上谈及孵化器运营之道时拿业态复合的书店言几又举例,称业态不在多,在精。同时,孵化器的服务能力一定要跟得上业态的发展。

以上观点,相信也同样适用中型孵化器。

对于新型孵化器的活法,在新型孵化器沙龙上,3W咖啡创始人许单单、创客总部创始人陈荣根、启迪之星董事长张金生对此也都谈了自己的做法。

背着创业咖啡馆的名声经营了3年仍亏损一千万的许单单,首先更正了自己的商业理念:“商业归商业,公益公益。”无疑,孵化器会带一定的公益属性,但在生存面前,孵化器自己的活法与创业孵化的情怀正面相撞。赚钱不赚钱成为主导孵化器日后发展的重要分歧。在扛过严冬之后,3W咖啡在今年8月成功地孵化了自己旗下的招聘网站,成功融资2500美元,估值超1.2亿美元。

清华科技园旗下的孵化器启迪之星,虽然依赖“亲爹”不缺钱,更加强调其公益性,但也要依靠投资赚钱。其董事长张金生认为做孵化器一定要挖掘核心优势。对于那些后进者,张金生的建议是:没有杀手锏,慎入。

同样作为Binggo咖啡创始人的秦君说,咖啡馆的生意真心不好做,做孵化器是有钱人的“玩意”。资本雄厚,能力夯实,玩得起,赔得起,才有得做。而且要学会“劫富济贫”,孵化器的生意前面几年得拿其他挣钱的业务贴着。光靠情怀不行,一旦玩坏了,输不起的不只是钱,还有更多,譬如时间。

创客总部以400元/月/个的工位价钱位列搜狐焦点产业新区调查的新型孵化器最便宜工位之首。但据其创始人陈荣根介绍,创客总部的低租金一方面源于为创业者着想,以低租金拼服务优势;另一方面也源于政府的开放合作态度,在创客总部入驻的中关村创业大厦,海淀创业园区管委会的领导没少给优惠。拼投资拼不过专业投资机构,拼环境拼不过后起新秀,创客总部能做的就是拼服务。

此前,搜狐焦点产业新区对创业大街上的新型孵化器活法做过一个调查,总结下来基本活法无外乎:卖咖啡,租工位,办活动。这都是短线来钱回本的路径,投资入孵企业也有大部分孵化器的另一活法,但周期过长,赌的成分过大,考验眼光考验经验,能不能成为真的活法还不一定。

给孵化器填空者的三点意见

对于那些有心填补孵化器市场空白的机构来说,新型孵化器的生意经其实也有一定借鉴经验。但中型孵化器自己活法路径如何,仍待试水者探索。在最初,我们能试水者的三点建议:养活自己,不管你要卖咖啡还是租工位还是收场地费;拿到一块便宜的场地,不管你是要和政府搞好关系,还是傍个土豪干爹;极致服务,研究透彻企业需求,提供精致和极致的服务,用心留住企业。其他,就等风来吧。(完)


文章来源于搜狐焦点产业新区。写字楼联盟 www.xzllm.com 资讯,详询搜狐焦点产业新区。